向右滑動:上一篇 向左滑動:下一篇 我知道了
廣告

印度IC產業觀察:半導體產業生態系統終于成形?

出身跨國半導體大廠的印度“校友”們紛紛在家鄉創辦自己的IC事業,這是否意味著印度有可能出現下一個硅谷?

印度的大型IT服務與咨詢供貨商HCL Technologies,近日宣布以2,500萬美元現金收購當地一家模擬與混合信號設計業者Sankalp Semiconductor;這是HCL擴展新市場領域的策略之一,此交易也顯示了在印度有越來越多的芯片設計公司冒出頭,而且不再只是扮演跨國業者委外設計中心的角色。

自1980年代以來,如TI、Intel等半導體業者或EDA供貨商Cadence、Synopsys,紛紛到印度設置海外設計中心;對這些跨國公司來說,印度是軟件開發人才的聚集地,能以大量的人力支持大型開發項目。而現在有不少從這些設計中心出身的“校友”開始自己發展事業,你可以在印度的一些新創公司團隊中發現曾經是前TI工程師或管理階層的成員,而且其中有一些人已經有豐富的創業經驗。

例如Sankalp Semiconductor的創辦人Vivek Pawar就在TI有超過15年的工作數據,該公司現任執行長Samir Patel則是Rambus India的第一位負責人,在該公司任職了15年。Patel曾為Sankalp建立北美據點,在2013年成為公司首席技術官。

較早期的印度芯片業新星還有Cosmic Circuits,是由四位前TI工程經理在2005年共同創立;這家公司是總部位于Bangalore的模擬混合信號IP供貨商,在2013年5月被Cadence收購。Cadence的執行長陳立武(Lip-Bu Tan)早在2011年投資Cosmic Circuits時就看好印度市場前景,表示印度很有機會誕生世界級的芯片業者。有趣的是,Cosmic的創辦人之中有兩位在過去兩年也加入了Sankalp的管理團隊。

而其實Patel在2018年初于美國硅谷參加一場活動時,就曾認為印度會有更多的收購案發生,也會有更多新公司在印度股票市場IPO,例如2017年成功在印度股票上市的光學網絡系統開發商Tejas Networks。

印度的IC新創公司“家族樹”

Cosmic共同創辦人之一Ganapathy Subramaniam,后來仍繼續在陳立武的風險投資公司WRVI Capital擔任合伙人,并聚焦印度市場;他主導的一項投資案Aura Semiconductor,是一家提供物聯網應用無線IC、時序IC、可攜式音訊IC方案的無晶圓廠半導體公司,創辦人是前任Silicon Labs工程師Srinath Sridharan與Kishore Ganti。

Subramaniam也是另一家總部在Bangalore的無晶圓廠半導體公司Cirel Systems的董事長,這家公司專長開發混合信號ASIC以及標準化電源管理產品,還有MEMS傳感器前端IC。

還有一家由出身TI的“校友”創辦的Signalchip則在今年稍早宣布,該公司歷經8年的開發時間成為印度第一家開發出4G/LTE與5G NR調制解調器芯片的IC業者,并發表四款芯片:內含基頻與收發器的4G/LTE調制解調器單芯片、4X4 LTE機頻調制解調器單芯片、2X2 LTE收發器芯片,以及支持5G NR標準的2X2收發器芯片。Signalchip芯片的RF能支持最高到6GHz的所有LTE/5G-NR頻段,還支持利用印度自有衛星導航系統NavIC的定位功能。

像是Cosmic創辦人出身自TI這樣的案例,只是印度芯片設計領域不斷擴展的“家族樹”中的一支;2006年成立的軟件定義無線電芯片開發商Saankhya Labs,共同創辦人則曾任職Philips Software、Genesis Microchip (已被ST收購)與Synopsys等公司。

Saankhya Labs最近宣布正在為美國電視臺營運商Sinclair Broadcast Group的子公司ONE Media 3.0開發支持5G的下一代廣播卸除(broadcast offload)平臺;該公司開發的是包含無線電節點以及行動終端裝置的端對端網絡平臺,能讓4G與5G網絡營運商將OTT (over-the-top)與直播內容流量卸除至一對多的數字地面廣播(DTT)網絡。

去年1月,有一家總部在印度西部Gujarat邦Ahmedabad的物聯網設計服務公司eInfochips,被通路業者Arrow Electronics以2.8億美元收購;該公司創辦人暨執行長Pratul Shroff最初是Intel微處理器部門的一位邏輯設計工程師,后來曾任職美國EDA公司Daisy Systems。

提供芯片與嵌入式系統設計以及測試、產品工程服務的Tessolve Semiconductor,三位共同創辦人則曾任職TI、NS、Motorola與Cirrus Logic等公司的工程經理;Tessolve在2016年被Hero Electronix收購,號稱擁有超過1,500位工程師,客戶包括全球前十大半導體公司中的至少8家業者。Hero Electronix是印度一家摩托車制造大廠Hero旗下的科技創投公司。

印度半導體產業生態系統終于成形?

以上這些公司代表了什么?出身自TI等跨國公司的印度“校友”們紛紛在印度創辦自己的IC事業,是否有可能像美國硅谷當年那樣、因為有眾多曾任職Fairchild等老牌大廠的「校友」創立的新公司,而形成半導體產業生態系統,然后能成為主導全球科技產業的力量?

印度的初期階段風險資本業者Endiya Partners管理總監Sateesh Andra認為,中美貿易戰對印度來說,是一個升級成為芯片設計中心的機會。去年Endiya在Bangalore新創公司Steradian Semiconductor投資了100萬美元,這家公司是由TI與Qualcomm的前任員工共同創辦,他們在GPS與LTE-A技術領域有超過50項專利;Steradian聲稱已經開發出全球最小的28奈米制程毫米波影像雷達(mmWave imaging radar)芯片,能實現4D成像。

而盡管印度政府為了實現“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一直推動各種扶植國內電子產業的補助與激勵政策,Andra在一篇投稿于印度雜志的文章中表示,現在對印度來說是前所未有的半導體產業發展良機,但是缺乏市場競爭公平性可能會成為一個障礙。

筆者自1993年以來長期觀察印度電子產業,我的看法是雖然印度一直展現雄心,仍需要從文化態度轉向對芯片生態系統注入恰當金額的實際投資。在印度服務廣大消費者的那些數字應用程序新創公司擁有豐富資金,但當地的電子設計新創公司卻仍是比較不受投資人青睞的窮親戚,盡管有那些出身自跨國大廠的校友們的成功案例。

編譯:Judith Cheng   責編:Momo Zhong

(參考原文: India Branching Out into Chip Design ,by Nitin Dahad)

原創
本文為國際電子商情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請尊重知識產權,違者本司保留追究責任的權利。
Nitin Dahad
EE Times歐洲記者。Nitin Dahad是EE Times的歐洲記者。
  • 微信掃一掃,一鍵轉發

  • 關注“國際電子商情” 微信公眾號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相關推薦

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2019彩霸王正版资料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