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動:上一篇 向左滑動:下一篇 我知道了
廣告

“香港機場事件”對電子供應鏈的“長短期”影響

近日,“香港機場暴力事件”致香港航班停運,給電子元器件進出口物流及供應鏈造成一定的影響。不過,隨著15日航班恢復正常,切斷電子供應鏈的負面影響正逐漸消退,但對香港轉口貿易的長遠影響依然存在……

近日,“香港機場暴力事件”致香港航班停運,給電子元器件進出口物流及供應鏈造成一定的影響。不過,隨著15日航班恢復正常,切斷電子供應鏈的負面影響正逐漸消退,但對香港轉口貿易的長遠影響依然存在。

短期:少量應急物料受到影響

眾所周知,香港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港口城市之一,也是中國大陸與世界經貿往來的重要關卡,而香港機場作為國際航空物流的重要管道,其戰略地位更是無可取代。

有數據顯示,香港機場癱瘓一日,即可造成客運量損失20.6萬次,貨運量損失達13863噸,空運貨值損失101.6億元,機管局盈利減少2285萬元。這些數據均凸顯出香港作為全球前三大自由貿易港口城市的重要性。

在香港機場航班取消之后,陸續有半導體原廠、元器件代理商透露元器件物流受到了影響。《國際電子商情》也采訪了業界較有影響力的代理商和供應鏈管理公司,他們對此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某知名元器件代理商告訴《國際電子商情》記者,一般情況下,公司都會對突發事件有預警通知,但香港機場事件純屬“意外”,公司并未發出通知,這給少數應急物料帶來影響,不過影響不大,因為公司貨物進港有兩個渠道,人民幣業務主要走上海港口,港幣貨物才會走香港港口。因此影響十分有限。

另一家大型元器件授權代理商表示:“目前,隨著航班的恢復,我們的貨物進出已不受影響。即便是航班停運當天,對我們的影響也不大,這是因為配合我們的物流公司很多,并不全走香港這一個通道。”

同時,某國內知名供應鏈管理公司也表示,在航班停運當天,為了應對少量急單的運輸,在跟客戶(代理商)協商成本的前提下,公司將航班轉向了深圳和上海。“這是一個應急策略,元器件代理商要承擔一部分的轉運成本,但對供應鏈管理公司沒影響,還是正常收費。”

更有受訪者指出,真正影響供應鏈的不是“空運”而是“陸運”。近日,因暴力事件導致的陸運物流出現延緩,部分香港代理商出現無法及時送貨的情況,不少代理商已發布出貨警示。

綜合受訪者的觀點,“香港機場事件”短期對電子元器件供應鏈的影響并不大,因為僅停運不到2天時間,且目前貨物運輸均已恢復了正常,但是從長遠來看,影響或許并不小。

長遠:香港轉口貿易地位將弱化

大陸芯片每年給香港創造約1200億美元的市場。據數據統計,元器件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創匯來源,僅半導體及電子管一項就占到2018年香港總出口價值的40%。同時,中國內地是中國香港的第一大出口市場,2018年出口額為3143.3億美元,如果按40%來估算,該金額達到1257億美元。而按照大陸每年進口3120億美元芯片額來算,幾乎全部來自香港港口。可以說,中國香港是電子元器件從世界各地進入中國內地的絕對入口。

該事件發生之后,記者就“對香港轉口貿易的地位是否造成影響,以及作為代理商或供應鏈管理公司,今后是否會弱化對香港進出口貿易的選擇”等問題采訪了部分企業。

有代理商坦言,該事件讓海外客戶對香港轉口貿易的長久信心有較大影響:“不少客戶對于后續若發生此類事件他們的貨物是否能正常進出表示出擔憂。有的客戶還讓我們出具對策報告等。”

更有受訪人透露,從長期來看,如果香港暴力事件成為常態,將迫使大陸電子元器件代理商逐步脫離對香港的依賴,將進出口貿易轉向深圳、上海等內地保稅倉。而一旦發生這種情況,半導體原廠和大型代理商均需對業務做出重大調整,而那些有進口報關業務的中小型分銷商也將受到重創。

不過,也有不同的聲音。

某供應鏈管理公司就表示,香港的地位暫時不會受到影響,因為香港是電子元器件的“中轉倉”,很多大型元器件代理商都在香港建有倉庫,而且大多走的是海運通道,航班停運對其影響并不大。

他還強調,相比中國內地城市的貿易港口地位,香港的優勢依然很明顯,比如航班多、運費低、進口付匯核銷讓資金進出方便快捷等。在他看來,中國內地港口、機場等物流通道快速崛起是必然,但作為香港四大經濟支柱之一的物流行業可能會弱化,但絕不會消失。

原創
本文為國際電子商情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請尊重知識產權,違者本司保留追究責任的權利。
王瓊芳
國際電子商情主分析師。
  • 微信掃一掃,一鍵轉發

  • 關注“國際電子商情” 微信公眾號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相關推薦

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2019彩霸王正版资料全年